阴阳家教我的事:从嫉妒到泰然(平衡)‖九型诸子

文/似或存《九型诸子》之诸子教我的事


子舆和子桑是好朋友。有段时间,连续下了十天雨,子舆忽然想到:“子桑恐怕生病了!”于是打包了一些饭菜去看他,刚到门口就听到子桑有气无力地唱着歌诗。子舆于是进去问他:“你唱歌诗,为什么这样唱呢?”子桑说:“我百思不得其解,是什么令我困窘成这样?父母岂会希望我贫困?天地岂会私自让我贫困?想来想去,没有答案。然而到这步田地,恐怕就是命吧!”

上面这个故事,是《庄子·大宗师》最后的一个寓言。其实直到今天,我们还在探究这个问题的答案。有句话说,成功的人生都是相似的,失败的人生,各有各的失败。成功、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呢?《异类》《一万小时天才理论》《刻意练习》这些书都指明了一个方向,即成功源于在同一件事物上努力的累积。相反,杰克·特劳特早在《人生定位》一书中就指出,“努力”是一件投资回报率最低的事情,“你是否聪明机智、进取心强、风度翩翩,这都无关紧要。不要只盯着自己,你要看看外面,找到一匹好马,你的人生将会精彩纷呈。”

究竟是个人努力导致成功,还是人脉经营导致成功?奥修在《名望、财富与野心》中说:“当一个人努力赚钱时,他怎么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呢?他的能量只会放在如何致富上面。而一个画家必须把他所有能量都放在绘画上,而绘画只发生在当下。财富或许会在未来某个时刻来临——它可能会出现,也可能不会出现。”这段话或许可以作为一个解答,即是能量集中在哪里,就在哪里成功。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句话很美,但很难知道它要表达什么。结合《庄子·大宗师》的下文,说到把船藏在山中、把山藏在大泽中,算跑不掉了吧?但是夜半还是会被大力士偷走,但是“藏天下于天下”就跑不掉。庄子的这句“藏天下于天下”虽然大气,但容易给人“故弄玄虚”的误解。泉水干涸了,鱼儿们在地上努力地吐水,最终还是死路一条,为什么不在干涸之前跑进江湖之中呢?在这个时候,鱼的努力、鱼际关系都没有用了,最要紧的,是之前泉水流逝的“趋势”;“藏天下于天下”也是“趋势”的道理,单凭微小的力量起不来什么炉灶,不如纵观天下大势,藏天下于天下。

图片 1

说了这么多到这里,不过是借《庄子》的寓言来铺垫一个“趋势”的词语。纵观诸子百家,在“趋势”上大有文章的,就只数阴阳家了。而阴阳家对趋势具有相当的敏感。

比如邹衍提出的“大九州说”,不知道如何得出的结论,不过在当时是遥远且没法验证的。邹衍的“五德终始”说,对后世的政治影响很大,而一开始很可能只是为燕国服务,后来秦国以“水德”统一天下,邹衍也没能目睹了。

海伦·帕尔默《九型人格》中说:“他们的注意力总是在远方,可能是过去,也可能是未来,但都是难以得到的。”关于“嫉妒”和“平衡”则说:“嫉妒来自对那些得不到的事物的强烈吸引力……平衡是帮助他们消除嫉妒、解决矛盾的办法……平衡就是认识到自己所真正拥有的一切……平衡需要把注意力放在眼前,从拥有的一切中感受到满足。”这里的平衡,就是心理平衡,有如本文开篇的故事中,子桑最后终于得出结论说:“恐怕就是命吧”。

但是阴阳家的平衡不仅仅只是心理平衡,他们创造出了一个平衡的系统,“大九州”、“五德终始”学说都是这样的平衡系统。甚至以卜筮之书的身份逃过秦火的《周易》,也是一个平衡的系统,书中从“乾坤”二卦开始,以“未济”而非“既济”结束,书中每一卦也都讲究平衡。

阴阳家的平衡能给我们什么启发呢?船山先生解读《周易》的损、益二卦时说:“《损》不必凶,而《益》不必吉也。”又如“否极泰来”在《周易》中按照顺序其实是“泰极否来”。阴阳家的平衡,意在于专注当下,不必妄自菲薄,也不要自我感动。

阴阳家教我的事,在于把过去、未来的虚妄,转变为识别趋势、专注当下的希望,这就是从嫉妒到平衡。


文/似或存《九型诸子》

本文由全天精准计划网页版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阴阳家教我的事:从嫉妒到泰然(平衡)‖九型诸子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