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和自律缺一不可——《论语》学习144-145

雍也篇第六·二五(144)

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钱穆译】先生说:“君子在一切的人文上博学,又能归纳到一己当前的实践上,该可于大道没有背离了!”

【杨伯峻译】孔子说:“君子广泛地学习文献,再用礼节来加以约束,也就可以不致于离经叛道了。”

【傅佩荣译】孔子说:“有志成为君子的人,广泛学习文献知识,再以礼来约束自己的行为,这样也就不至于背离人生正途了。”

约,钱先生解释为要。后二位解释为约束。畔,叛,背着,背离。

因为约的解释不同,所以“约之以礼”的解释就不同了。如果从整个句子来看,解释为约束似为更妥。一于文博学,再约之以礼,就可以不至于离经叛道,这样更有说明力。

孔子曾经说过:“以约失之者鲜矣。”(《论语·里仁23》)意思是因为约束,所以很少出差错,与本章所要表达的思想相接近。

一个人不离经叛道,不仅仅是博学多闻,而且还要时时刻刻以礼来约束自己,要互相兼顾、相辅相成,二者都不可忽视。

现而今社会出现很多高学历人士的犯罪案例,他们这些人有着比常人更多、更专业的知识和技能,但他们没有用礼和社会规范及法律来约束自己,从而使自己走上离经叛道的道路,令人扼腕叹息。

雍也篇第六·二六(145)

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钱穆译】孔子去见南子,子路为此不悦。先生指着天发誓说:“我所行,若有不合礼不由道的,天会厌弃我,天会厌弃我。”

【杨伯峻译】孔子去和南子相见,子路不高兴。孔子发誓道:“我假若不对的话,天厌弃我罢!天厌弃我罢!”

【傅佩荣译】孔子应邀与南子相见,子路对此很不高兴。孔子发誓说:“我如果做得不对的话,让天来厌弃我吧!让天来厌弃我吧!”

矢,誓,发誓。否,不对。

南子,春秋时期女政治家,卫灵公夫人。她生性淫乱,与宋公子朝有染。

就是这样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孔子去见了她。性格刚直的子路按捺不住了,表现出很不高兴的样子。孔子去见南子是礼的需要,没有任何其它的目的。所以孔子对天发誓说:“如果我做得不好的话,让天来厌弃我吧,让天来厌充弃我吧!”表现出很大的委屈,孔子直的一面这时候表现出来了。

这一段故事书上有记载,道出当时的来龙去脉,据《史记·孔子世家》: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可见孔子见南子是不得已行为。很多人抱着狭隘的眼光说孔子好色,这完全是牵强附会。试想孔子作为一个仁德之人,南子名声又那么不好,孔子何必去趟这深水。而且南子是卫灵公夫子,孔子见南子完全是为了他的政治理想,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想蝇营狗苟的勾当?所以我们在历史资料不多的情况下,如果怀着哗众取宠的目的去评判,势必会贻笑大方。

本章所要表现的就是孔子的直,也就是孔子的真诚。**

本文由全天精准计划网页版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博学和自律缺一不可——《论语》学习144-145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