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25岁

那年我已经大学毕业有两年了,年初身处东北中心城市长春,每天早出晚归干着一份月收入大约4000元的工作。

那年同期

早晨起来信心满满,因为总是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棒的人,晚上回到宿舍开开心心,因为又为社会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24岁全年过的确实很高兴,刚过完大年,市公司的负责人找我谈话的大概意思说我是这批青年才俊里比较出类拔萃的,好好加油,下一个提拔的差不多就是我。

谈话完不到一周的时间,我被通知调派到下面的县级单位工作。还好我是有思想准备的,因为如果想升职,第一步是要有基层单位的工作经验,况且我的家本身就不在这座城市,到哪里对我几乎都是一个样子的。那年的主战场变成了县级单位,也是我所在公司的最基层,因为当时全国铺点基本就铺到县级地区,镇子里就很少有营业网点了。

那年我洋洋得意,因为不仅我自己认为自己很棒,连领导的领导的领导都认为我是出类拔萃的。粗略计算,365天中,我应该工作了有360天,一年仅仅休息有一个巴掌的天数,而且加班到下半夜三点以后的情况每月至少有3天。到过年回家父母问“工作怎么样,辛苦吗?”,我回忆着一年的辛苦,回答是“还行,挺好的,幸福满满。”

每一次的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因为我还年轻,我还有下一步发展,领导说了,我是出类拔萃的,下一个提拔的可能就是我。而且还特意创造了到基层历练的机会给我,明显是想在我的履历上增添这样的政治因素,保证我晋升的合理性。那一年我几乎抛弃了所有的娱乐内容,游戏不玩了,台球不打了,连闲聊天都杜绝,有时间就工作,手里的工作没了就学专业知识,专业知识学累了就读读党务报告、两会报告。那一年我才提的入党思想汇报,写的那么让自己感动,我知道想当干部,入党是先决条件。

那一年我所在的机构成绩还不错,在那里我开启了自己的历练之路,领导不想抛头露面,我上;领导不想开会宣讲,我上;领导不想跟下属发生冲突,我上;领导不想加班,我上。年末的时候他调回市里了,我还在原地。他走是正常的,亲戚是省里的领导,他的家在市里,于情于理也该回去了。我在原地待的依然高兴,因为这一年里基层干部做的工作我几乎都做的,县公司的同事也都开玩笑的叫我做“二领导”。有业务上的事,我来;有下乡的事,我来;有矛盾问题,我来。

那一年身体挺累的,头发掉的特别厉害,因为总熬夜;视力受损比较严重,因为总趴在电脑前;体能下降很快,因为讲的太多元气伤的很猛。最后的结果挺圆满的,经验值增长的特别快,因为经历了太多超负荷的经历。

年底算了一下工资总收入,6万2千块,还是挺高兴,这些钱解决了当年自己的租房和吃饭问题。

年底我依然相信领导对我“出类拔萃”的中肯评价,直到开春,同届入职的几个人一起聚会,喝的都挺多,互相攀比,才发现大多数的人都调去了县区,也都被所属的大领导中肯评价过。

昨天玩一款答题软件游戏,最后得到101万现金大奖的是个25岁的小姑娘,所以想起了25岁时年赚6万块的自己。很感谢当年“出类拔萃”的自己,虽然没撑起101万,但撑起了一个年轻人的执着,也撑起了现在年过三十的我。

本文由全天精准计划网页版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己的25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