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丑章句下5

图片 1

【原文】(4.7)

   孟子去齐,充虞路问曰:“夫子若有不豫色然。前日虞闻诸夫子曰:‘君子不怨天,不尤人。’”

   曰:“彼一时,此一时也。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由周而来,七百有余岁矣。以其数,则过矣;以其时考之,则可矣。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吾何为不豫哉?”

【通译】

  孟子离开齐国,充虞在路上问道:“老师似乎有不快乐的样子。可是以前我曾听老师您讲过:‘君子不抱怨上天,不责怪别人。”

  孟子说:“那是一个时候,现在又是一个时候。从历史上来看,每五百年就会有一位圣贤君主兴起,其中必定还有名望很高的辅佐者。从周武王以来,到现在已经七百多年了。从年数来看,已经超过了五百年;从时势来考察,也正应该是时候了。大概老天不想使天下太平了吧,如果想使天下太平,在当今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有谁呢?我为什么不快乐呢?”

【学究】

   这一段话所表达的孟子的思想感情是极复杂的。有些像告老还乡的感受,又有些像解甲归田的无奈。

   孟子的学生充虞很不错,在这时深知老师的心情,于是了引用老师平时所说的“不怨天,不尤人”来加以劝慰。孟子也是很不错,坦率承认“彼一时,此一时也。”人非圣贤,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情绪呢?所以,平时说“不怨天,不尤人”是对的,可一旦事情真正落到自己头上,有抱怨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接下来孟子话说天下大势,实际上也向学生解释了自己不愉快的原因。“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这是孟子的政治历史现,对后世发生着深刻影响。按照这个观点推算,孟子的时代正应该有“王者”兴起,可孟子周游列国, 居然没有发现这样的“王者”,好不容易遇到齐宣王,看来还有些眉目,可最终还是斗不过那些“贱丈夫”,自己没有能够说服齐宣王实施“王天下”的一套治国平天下方案。没有“王者”,“名世者”又怎么显现出来呢?而孟子分明觉得自己就正应该是那“名世者”,所以才有如许惆怅。又怎能“不怨天,不尤人”呢?所以他说“大概老天不想使天下太平了吧”,反过来又自我安慰说,如果老天还想使天下太平,“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这样一想,也就没有什么不快乐了。“吾何为不豫哉?”与其说是对学生充虞的回答,不如说是自我解嘲更准确些。

   “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大有孔子所说“天生德于予,桓她其如子何?”的味道。其底蕴是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其实孟子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无论管子、晏子、孔子都是时世的名人,也都有过盛极一时的辉煌,不能说五百年无明君出现。只是孟子觉得自己的思想抱负无法实现,才有了这样的叹息。

图片 2

本文由全天精准计划网页版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公孙丑章句下5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