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能遇见你,很不可思议

文|狮子姑娘

01

1999年,淡江艺术中学,插班生叶湘伦在同学晴依的带领下参观校园,老琴房里传来悠扬的琴声,叶湘伦忍不住走了进去,一推门,正在找琴谱的路小雨把他吓了一跳。

“刚刚弹的那首曲子叫什么?”

“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此后,他们经常会遇见,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跟其他人打招呼,不知道她为什么经常不来教室,也许,是一起在同一个屋檐躲过雨,也许,是一起用冰淇淋干过杯,他每天都会踩脚踏车送她回家,在他的车后座上,她笑魇如花:“骑那么快干嘛?很快就到我家了。”于是,叶湘伦又绕了好多圈,他们推着自行车走在淡水蓝蓝的海边,落日的余晖见证了他们的感情。

你好像喜欢用一只手弹琴喔?

因为这样另一只手才可以牵你呀。

老琴房里,他们四手联弹,美好得不像话。

我想,如果灵魂有形状,他们一定是互补的,他就是她缺失的那一角。

路小雨家的阳台上:

他问她:“你朋友很少吧?”

她答:“他们都不喜欢我。”

他:怎么会?

她:你喜欢我吗?

他:......

她:我喜欢你啊。

的确,从琴房到教室有108步,她一步一步走过来,希望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是他。

叶湘伦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路小雨,但当她没来上课,他找遍熟悉的地方,都不见她的影子,在晴依提出送她回家的时候却婉拒,在得知吃苹果对治疗气喘有好处的时候,每天都带苹果到课室,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每天都抱一堆苹果到教室,像神经病一样。

真正爱你的人,不会说很多好听的话,却会做很多温暖你的事。

毕业演出那天,听完他为她演奏的最后一首曲子,她回到了自己的空间,那里,和他隔着二十年的距离,她被当有臆想症的神经病,被孤立、被排挤、没人相信,但她一点也不后悔,依然把他的素描画像夹在琴谱里,离开之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书桌上写:“我是小雨,我爱你,你爱我吗?”还没来得及看到回答,她就倒下了。

叶湘伦:

不管我们能不能见面

不管你会不会忘了我

我只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爱你

                                    路小雨

她在琴谱上写下最后这段话,得知真相的他,一刻也不曾犹豫,不顾一切,奔进即将拆迁的琴房,打破窗户,手上滴着血,完整弹完了整首只属于他们的秘密,来到小雨面前。

他们终于有机会重新认识,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

02

十一年前,这部电影刚上映,我不认识周杰伦,十一年后的今天,小寒刚过,雨还在放肆地下着,我窝在家里,一幕幕看着,想起深夜里可以叨扰的为数不多的电话号码,想起边骂我傻边给我擦眼泪的人......舍不得快进,像是把自己懵懂的青春回放了一次。

也许每个女生的青春里,都有一个叶湘伦,他穿着白衬衫,干净,温暖,看他一眼,就在劫难逃,这中间,包括我,都心甘情愿做一些傻兮兮的事情,譬如,每天很早到教室,很晚才回家,只为了多看他一眼,去广播站为他点歌,努力学习他喜欢的科目,打听他喜欢的颜色、食物、音乐......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像路小雨一样经历孤独和嘲笑,还能朝着心里的方向一直坚持;更多的人,活成了晴依的样子,用尽全力,只为了离他近一点,放下骄傲与自尊,一次次主动说:“你今天可以载我回家吗?”结果,他的目光没有一刻在她身上,我心疼晴依,就像心疼曾经的自己,明明不差,偏要低到尘埃里,去留住一个人的目光,就像张爱玲说的:“见到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也许,晴依永远也不会明白,那个钢琴弹得很好的,闪闪发光的叶湘伦到哪去了。

03

于我,那些出现在青春里的面孔大多开始模糊,消逝在岁月洪流里,某些习惯却留了下来,杰伦的歌就是其中的一个习惯,他的音乐贯穿了整部电影:《不能说的秘密》、《晴天娃娃》、《first kiss》 、《彩虹》都是熟悉的旋律,这些歌,我们副班长经常在班上练习简谱,他暗恋的女孩子喜欢周董,他天天在班上弹给她听,传染了我们。

我们长长的一生中会遇见很多人,但愿意用心去感动你的,真的不多

就像路小雨对叶湘伦说的:“能遇见你,我就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了。”

好好珍惜身边的人,下一次,不一定能遇见。


我是狮子姑娘,祝好。

,

本文由全天精准计划网页版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能说的秘密》:能遇见你,很不可思议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