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蝎巨蟹天蝎

图片 1

 她在交友软件认识的许未来,盖是太寂寞了,无聊打发打发时间,投着运气去的,没想真的交到朋友还是捡到个对象什么的。

有的人产生的羁绊很多,却不深,继而不远不近,最终各忙各的,相离甚易。有的人则没太多的交流,但命运之神硬将其拉过来,没想到,躲不掉。

 听许未来说要来学校找自己的时候,阿檫没多想什么,来就来吧,破费一顿招呼他。之前不是没一起出去玩过,也熟悉到可以做好朋友了。

 阿檫等在校门口扫视人群,很明晰的看到高个子的许未来,他似是误了车,匆匆跑来,汗水为青春挥墨,许未来润皙的皮肤亮的会发光。

 中午一起吃了饭,在校园里溜达一个小时,下午又要去上课,阿檫见许未来没有要走的意思,便问:

 “要跟我去上课吗?”

 “好啊。”

 下午的课堂很骚动,授课老师翻了好多次白眼都没有起到警示作用。

 阿檫有些郁闷,她向来不太会应付漂亮的人,美女她倒是常打量欣赏,帅哥她一般敬而远之。

 现在全班人总是有意无意,明里暗里的看向他们这边,猜测他们的关系,当然大多是觊觎许未来的颜,好慰劳垂涎美人的万年饥渴。

 “嗯?我脸上有什么吗?”许未来眨眨眼装傻充小白卖乖。

 阿檫费力的瞅他一眼,可以不要这么没自知之明吗。

 课间休息,同学们炸了一般拥挤过来。

 “阿檫,阿檫,这是你什么人啊?他好帅啊!”有大胆的女生问。

 “咦?唔……是朋友啦。”好像也不对,他比自己大三岁,称呼哥哥更合适?

 “真好,阿檫你竟然有这种类型的朋友,不像你……”一个心直口快的人说道。

 一旁的女生慌的捣捣她,示意她口无遮拦了。

 阿檫笑笑,不反驳,也不黯然。

 许未来一直温和而疏远的笑着,听到这话再看阿檫不为所动的样子,手掌有些酸痛。

 “你们好,阿檫是我的——小未来,大家要好好相处哟。”

 人们有点起哄,这话说的颇暧昧,这就开始护犊情深了么。

 阿檫没被叫过这么可爱的称呼,有点害羞,将头埋进趴在桌上的胳膊里。

 教室的另一角,有个睡觉的男孩子被喧闹声吵醒,不耐烦的黑着脸朝这边投以幽怨的眼神,而那眼神,慢慢从睡意朦胧变得炯炯……

1.“同学我喜欢你。”

 一片哗然。

 平时木讷安静甚至有点死板的阿檫,竟然告白了!

 墨色头发的男生睁开迷离的双眼,阿檫怀疑他都没有看清自己,只听对方只轻轻哼了一声:“哦。”

 阿檫再待下去也没意义,于是回到座位,人们悻悻,有等着看热闹的,有私下交头接耳的,还有幸灾乐祸的。

 阿檫却觉得很满足,因为她没有抱任何希望想要怎样或求一个答案,只是让对方知道有怀着这样一个心意的这样一个人存在就好了。

 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没有所谓。正如他一样,永远风轻云淡,与世无关。

 不知从何时起,阿檫总下意识的找寻那个身影,大多时候百般无赖的软绵绵趴在课桌上睡觉,偶尔被叫醒也是极不情愿的去做事,成绩却好的一塌糊涂的家伙。

他似乎永远睡不醒,走起路来却腰板笔直,他好像对所有事都毫不在意又能完成的轻而易举,他很神秘,牵动了我不知是记忆还是命运里的隐痛,于是,我着了迷……

 阿檫笨拙,纵然内心千丝万缕,表面也不知如何表达,巨蟹座的特点,外壳包裹下的柔软善良,人轻易看不见。

 她信星座,因为分析解说的与自己很像。但她不会跟着占卜预测走,活着,总会有很多变数。

 可巧,她爱的星座果然只有天蝎,毒舌的,专一的。

 巨蟹座的阿檫要是不装样子不努力,那便太平凡太平凡,但这不妨碍她变强大。

 她不打算压抑自己,哪怕自卑而懦弱。大学宽裕时间挺多,非常想念他的时候,她会发简讯过去问候,嗯……不过几句闲聊,不露骨也不唯诺。

 可惜,王纶一次也没回复过。

 何必呢,这么累,既然他不可能喜欢你,便放手吧。

 阿檫有时候想想也对,自己会受伤,结局又未果,执着个什么劲。

 可她一如既往的主动联系,对方一如既往的不搭理。

 到后来阿檫发现,其实当时,一直坚持的并非对他的喜欢,而是有勇气的自己。

 小组活动被分到一起的时候,阿檫很欣喜,平时与世无争的眉眼更是温软。和他站的近了,更近了,阿檫脸色涨的通红,却不发一言。

 他人都知阿檫的心思,便抱着好笑的态度将两人往一块儿凑。王纶被挤的不愉快,从夹缝中脱身,保持和阿檫的距离。

 有人打趣:“嘿,怎么不去那边,阿檫又不在我们这儿。”

 王纶皱眉:“碍手碍脚的,烦死了。”

 不知意指何人,随即都将对象下意识认为到阿檫身上,大家自觉噤声。

 阿檫敏感,自然一遇到事都往自己身上推,看大家都这样,更是确定无疑。她尽量让自己认为这很正常 ,也逼迫自己做没事儿人一样,但眼泪不由得啪啪的掉。

 喜欢,是没有错的啊。

 喜欢,这样令人厌恶吗。

 ……

 王纶睨阿檫一眼:“真头疼。”然后大步流星的走掉。

 好不潇洒。

 好友圈圈过来捏住阿檫的手,递给她纸巾,悄声安慰:“也许,你喜欢错了人。”

2.记得小时候他就是那副样子。

  小小的一只,却少年老成。

  独立,离群,看不惯同龄人的行为,觉得幼稚。孤傲孤傲,骄傲而孤独。

  弟弟和他不同,比他温顺,虽然因为要陪哥哥不常主动与人交往,倒也来者不拒,不会过分的排斥推脱。

  “哥,我听小梅老师说有个新的小朋友要来我们班。”王梵毕竟年幼,不由得兴奋。

  王纶不以为然:“是吗。”

  本以为会是新一届的孩子王,没成想是个怯生生的小姑娘。

  “小朋友们好,我、我叫、叫阿檫。”阿檫不爱抛头露面,因为会紧张结巴。

  阿檫爸妈出差,交付姑妈这边让带两天,于是转到这陌生的城市的一所幼儿园。

  转学生向来不容易融入集体,更别提阿檫这般胆小细致的性子。

  小孩子不会做掩饰,皆指着阿檫大笑,原因不仅是说话不利索,更是早上走的急,竟将衣服穿反了。

  阿檫低头看看,羞的脸红,更是想缩了脖子再也不出来。

 “哈哈哈,她像一只乌龟!”有小孩子明目张胆的说。

 “都闭嘴,烦死了!”哄堂大笑冷不丁被这凉薄的一句话噎住,明明没有带什么感情,但人听起来怎么这么恶狠狠呢?

  阿檫迷茫的朝教室后面看去,有人虽然方法过激,但帮她解围了呢。

  后排有两个男孩,一个好奇而认真的看着她,另一个偏着头歪着脖子在睡觉。

  男孩招呼她过去坐在他们一边的空位,睡觉的男孩仍旧没有抬起头,看不清脸。

  阿檫探究了一会儿,放弃了。

  ……

 她和王梵成为了朋友。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自我介绍的时候没听清。”王梵问。

 “阿檫,我爸爸说有树洞的意思。”虽然他们那时还不知道“树洞”的作用。

 “阿檫,阿檫,好的,那你叫我小王子吧。”

 阿檫没心计,对方都这么快接受她了,压根就忘了问他名字。

 想来那个小班里,加上阿檫,就是他们三个“特立独行”被孤立了。

 可是没关系,只要有小王子在就可以了,阿檫并不孤单。

 王纶一向只跟弟弟一个人说话,见新来的小丫头片子和王梵打的热火朝天,冷哼一声,不再靠近,他本来就没想限制弟弟的交际,只不过不要打扰到他就行。

 所以,阿檫等于说就没认识过王纶这个人。

 由于只在这待一个月,阿檫很快要离开。唯一舍不得小王子这个朋友。

 “阿檫,别难过,等我长大了,我马上去找你好不好?”

 “嗯……嗯!”阿檫是独生女,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友情。

 终究,相隔一方,吾方正待,君亦忘却。

 ……

 阿檫合上《小王子》的插图本,手指抚摸凸起来的封面装饰,这是他最后送的礼物。

 又想起刚刚收到的短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回复:

 我对你没兴趣。

 小王子,小王子,我曾是你呵护疼爱的玫瑰。

 现在你要让我做落荒而逃的狐狸。

 小王子,小王子,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名字,而我已经再踏不上你的星球半分。

3.冷不防被推了一巴掌,阿檫没稳住跌倒在地。

 她张大嘴巴显得很吃惊,并非吃惊有人来刁难她或者石子划到了手掌破了血口疼得抽气。

 而是在想,面前这个居高临下的娇小女生,哪来这么大的力气,自己是“施暴者”,却站在那里哭。这让她这个“受害者”很不知所措。

 圈圈跑过来拉起阿檫,骂问女生:“你干什么!”

 隔壁班班长紫边抹眼泪边作咬牙切齿状,颤抖了手指着阿檫说:“你口口声声说喜欢纶,你又为他做过什么,相比之下,你那点情谊又能算什么!”

 阿檫脸色苍白,她遇到这类纷纷扰扰恐惧的很,又不知该怎么接话。眼睁睁看着紫气愤的跺脚然后走掉。

 “别理她,不知道这娇纵的小姐说的什么意思。”圈圈拉住阿檫的手,却碰到她的伤口赶紧收了回来。

 阿檫知道紫是王纶的邻居,一起长大便是青梅竹马,以王纶那种性格,这美丽高贵的富家女都被拒绝,自己便更没可能的。

 有一句话她说对了,自己告白过后,却是更失了作为,没有送过王纶礼物,没有为他买过早点打过水,更没有在他生病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陪伴和照顾。因为她不知道他的世界,因为他不允许她走近他,与其讨人嫌,便就这样吧,远远的看着,默默的祝福。大概,做这些的都是紫,她才那么不爽吧。

 “现在女生倒追的一大堆,你就这样干坐着啊,你就甘心?”圈圈作为闺密帮阿檫排忧解难。

 “我不喜欢勉强别人。”阿檫专注看着圈圈说。

 “好了好了,你这眼神,真不知道认真是你的优点还是缺点。”圈圈投降。

 “是特点。”阿檫在熟悉的人面前倒是俏皮。

 “那,你要不要转移阵线,没有考虑过许未来?”

 “他……和我不是那种关系啦。”

 “可是我看他对你很好嘛。”

 “圈圈,你知道的,那种人,从来不在我的奢望范围之内。”

 “阿檫,其实多点自信更美。”

 ……

 许未来倒是会撩妹子。

 可是阿檫难搞,不是那种漂浮之人,当作玩笑一笑而过,有时还玩性大起也撩撩许未来。许未来每每语塞,默不作声,很长一段时间不回复。

 阿檫权当他生气,准备去他学校看望,不料第二日许未来提溜了瓶饮料坐在教室等她。

 见阿檫进来,许未来挥挥手,阿檫一呆,觉得好笑,这大孩子又是玩哪一出。

 当然,今日的课堂再次未能幸免眼神飘忽和教师的粉笔头袭击。

 下课后还是有女生跑过来,这次更生猛:“我打听到了,帅哥你叫许未来,你单身吗,不如做我男朋友吧!啊对了,我和我们阿檫很熟哦。”

 阿檫摸不着头脑,这位女侠,自开学我只和你说过一两句话好不好。

 聪慧如许未来,岂能不懂猫腻。

 他狡黠的眨眨眼,一瞬间让阿檫觉得许未来才更像狐狸。

 许未来唇启,作了个小声一点的手势,说:“抱歉,这位小妹妹,我有喜欢的人了。”

 “咦?!”女生大失所望。

 连阿檫都竖起耳朵听他接下来的话,这家伙,竟然原来有喜欢的人。那,一定是和他一样光彩夺目吧。

 “你傻笑什么。”许未来忽然凑近,阿檫慌了神差点朝后仰去。

 许未来一把捞住阿檫,有点不对劲,阿檫觉得。

 一般少女漫画电视剧中不都是楼腰么,他死死搬住我的颈椎做什么……

 “我喜欢……我的小未来……”许未来轻轻啄上一个吻,当着鸦雀无声全班的面,留下阿檫惊呆的脸。

 ……

 “你想什么呢?”阿檫拍了一把圈圈的头。

 “哎呀,不要打人嘛,我听说你被许未来亲啦?”圈圈一副狗腿加媒婆样。

 “虽然不知道你在脑补什么东西,但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被亲到的是脸而已。”

 “啥?有没有水准啊,这个表哥,太怂了!”圈圈义愤填膺。

 “许未来是你表哥?”

 “呃哈哈哈哈,是的呀,我没提起过吗,哈哈哈哈哈,这脑子最近是越来越不好使了。”圈圈插浑打科。

 “原来是你搞的鬼。”

 圈圈吐吐舌头:“那么,准备放下了吗?”

 “是呀,我会交往试试的。”

 “你这样想很好。”

 ……

  五年后

 “阿檫,怎么样,我要来了哦。”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露出色色的神情,像极了得逞而自鸣得意的狐狸。

 “欢迎你,未来先生。”阿檫甜甜笑了。

 然后迎上那个牧师祝词后要进行的吻。

 对他们来说,那不是仪式,无关别人的祝福,只是她和他。

 圈圈感动到哭,为好友,也为自家表哥。粗鲁的抹掉泪花,又朝身旁的人怒吼:“想什么呢你,污!太污,这是人家结婚现场好伐!!”

 

 好吧,结局毫无例外很美,槽点在于,狐狸和玫瑰花走到了一起,而没小王子什么事。小王子回到自己的星球,从此孤老一生……

 哈哈哈哈哈哈,当然不会这么凄凉,请关注番外啊,有很多视角和秘密要揭晓~

 

 

 

本文由全天精准计划网页版发布于星座,转载请注明出处:天蝎巨蟹天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