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陌路 飞烟(灰飞烟灭) 飞烟

离开医院之后,已经过了快半年了。在这半年里,我谁都没再见过。当然,就算他们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看不见他们,只有一团模糊的黑影。 韩静影,景笙,雷湛这些人依次在我的生命里出现,又一下子在我的生命里全部消失了。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梦。可是,每天早晨起来,我就知道这不是梦。我的世界仍是一片模糊 我又住回了地下室,对此我很满意。以我现在的视力,住在哪里都一样,何况这里的房租很便宜。 我现在的生活很平静,也很有规律。 我白天在家里学习盲文,既然已经如此就要面对现实,我的视力越来越差,多学一些早晚用得上。 也许我这人真的像我妈说的那样没心没肺的,遇到这么大的事情也可以处之泰然。但是,我知道我是在用最好的心情面对最坏的事 晚上,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我会在一个酒吧里唱歌。是一个很小的酒吧,给的工资还不如以前在夜总会做侍应赚的多,可是这里没那么复杂,也离我住得地方比较近。 我现在怎么说也算是个伤残人士,能选择的工作有限 周六周日,我会到迪吧客串领舞,就是穿着性感的衣服,围着钢管跳艳舞的那种。 为什么要这样做,很简单,我需要钱。酒吧的工资可以维持生活,却无法让我治好眼睛。有一丝希望我就不想放弃,我还是想清清楚楚的看这个世界。 对我来说,职业无分贵贱。我们这些领舞小姐衣服虽然穿的少,但是我们站在台上表情都很认真,比起那些拿眼睛意淫我们曼妙身体的衣冠禽兽,我到觉得我们高贵的多。 刚开始,我还真怕老板不要我,因为我身上的伤疤实在太骇人了,肩膀上还有一个狮子文身,穿那么少的衣服,根本什么都遮不住。 可是,老板看了之后却说,这样正好,现在的人都喜欢刺激。 我心想,现在的变态还真多。 可不管怎么样,我算是有了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现在要让我去端盘子,我能把酒洒在客人的头上。 可做了之后才知道,这份工作一点都不轻松,每天晚上都累得半死,是一个需要极强体力的工作,显然我没有那么好的体力。所以,只好提出每周来客串两天,其他时间就在酒吧唱歌。老板竟然也同意了。 每次我一出场,台下都是口哨声不断,气氛变得更加狂热。 我看不见他们的表情,却能感受他们□裸的目光,当然,我的伤疤和文身极大的刺激了他们的感官,可是我的舞姿也很妖娆,上大学时形体课老师就对我说过,我对音乐中的韵律很有感觉。 没想到那点天赋竟然变成了赚钱的资本,人生真是没什么不可能的。 在这里和我一起领舞的女孩有些还做副业-□。我对于这个行业的感觉跟对其他行业的感觉是一样的,没什么特别。毕竟在这个世界有人买,才有人卖。要说无耻,那些嫖客才更无耻。 有时,我们会在一起聊天。□也是人,□的背后也有故事,简单的,可以只是交易,复杂的,让人无可奈何。 了解了她们我才知道,我的际遇还不算太糟,她们当中有很多人还不如我。 有时,她们会半开玩笑的对我说,我如果出来做,很快就会凑足手术的费用 我笑着摇摇头,身体出卖一次就够了,不想再来第二次。想想自己以前做的其实和她们差不多,只不过我换来的不是金钱。只是,后来一切都变了样 其实,从我第一天上台,就有人向我问价,我笑笑说,我是瞎子,有些人走了,有些人还是不死心,死缠烂打,我就对他们说了一个名字,然后他们就像阵风一样跑了。 他说我们从此以后形同陌路,可是没说不能拿他的名字吓人 人的记忆真的很奇怪,离开后我竟然从来都没有想起过他,一次都没有,连在梦中都不曾出现过他的身影。他仿佛从我记忆中消失了一样,伴随着那些痛苦的,抑或快乐的记忆一起消失了。 我倒是常常会想起静影,想起我对他说出“倚楼听风雨,笑看江湖路”时,他那种困惑的表情。 他还傻傻的问我”这是那位文学大师说的话?“ 我笑着告诉他,”这是梦对聂风说的。“ 他还一脸傻气的问我,”他们是哪个朝代的诗人?“ 我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是漫画了,笨蛋,你是不是从上个世纪来的人?你都不看漫画的?我是在告诉你,只有放下心中的郁结才能够笑对人生。还有一句很痞的话,和这句有异曲同工之妙,你要不听?“ 我笑得奸诈,他一脸警惕的看着我,却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什么话?“”生活就像是被□,不能反抗,就只有享受。所以静影,你要学会享受‘□’“ 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样子,我笑了起来,像只狐狸 然后就看见他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那表情好像在说”就你这样的,还是老师呢。别给教育界抹黑了\" 我怒骂“臭小子,你又拿豆包不当干粮” 然后,他笑了,那是我第一次看他笑 可是,之后没几天,我就在一个巷子里看到他浑身是伤的倒在那里 把他带回我的宿舍,给他上药,他却吻上了我的唇 他的吻炽热而苦涩,我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却看到了他眼中的孤独和乞求 在那一刻,我沉迷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不惧怕他的怀抱。 这些日子,曾想过给家里打个电话,可是刚拿起来就又放下了。老妈要知道我现在的样子,一定会把她气死。 老爸已经带着他的不知第几任小蜜出国定居了。家里只剩下一个老妈,不过我离开家的那一年,她也第二次谈婚论嫁了,那个人我见过,是个老实人,应该会给老妈幸福。 其实,最让她操心的人一直是我,我还记得当年我和静影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老妈脸上那心痛的表情,她狠狠打了我一个耳光“滚,我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我没有哭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问她“妈,真心爱一个人就是不要脸吗?那你不是也曾真心的爱过爸爸?” 老妈惊讶的看着我 那之后,我就离开了家,也离开了出生的城市 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越久远的记忆越是清晰,近的反而想不起来,一件都想不起来。 所以,人的记忆真的很奇怪 这天在酒吧唱歌,有一位客人点了一首《春泥》,原唱是男声,他那磁性的嗓音略带沙哑,唱起这首歌来很有感觉,能拨动人脑里那根脆弱的神经。我的嗓音没那么沙哑,但是用我清亮的嗓子唱出来,竟然也别有一番韵味。 伴着悠扬而感伤的旋律,我竟然有些沉醉,有些忘我,有些哀伤 漫天的话语纷乱落在耳际你我沉默不回应 牵你的手你却哭红了眼睛路途漫长无止尽 多想提起勇气好好地呵护你不让你受委屈,苦也愿意 那些痛的记忆落在春的泥土里 滋养了大地开出下一个花季 风中你的泪滴滴滴落在回忆里让我们取名叫做珍惜 迷雾散尽一切终于变清晰爱与痛都成回忆 遗忘过去,繁花灿烂在天际等待已有了结局 我会提起勇气好好地呵护你不让你受委屈苦也愿意 那些痛的记忆落在春的泥土里 滋养了大地开出下一个花季 风中你的泪滴滴滴落在回忆里让我们取名叫做珍惜 让我们懂得学会珍惜 一曲终了,台下响起了掌声,而我却抬起了脸 是谁告诉我,把脸抬起来眼泪就不会流出来,骗人的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我曾经对一个人说过“传说,有一条路叫黄泉。有一条河叫忘川,忘川上的桥叫奈何,忘川河畔的花朵叫彼岸。走过奈何桥,看到望乡台,台边有一个老妇人在卖孟婆汤,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你就会忘却前尘往事,遁入下一个轮回。” 他笑着问我“那我如何才能不忘记心中的至爱?如果要我忘记她,我宁可堕入地狱,成为孤魂野鬼,也不愿意再次遁入轮回。” 我看着他的眼睛玩味的说“桥边有块青石叫三生石,三生石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石身鲜红如血,上面刻着四个字“早登彼岸”,把你们的名字刻在三生石上,也许来世就可以再结情缘” 他拉着我的手说“那我就把你我的名字都刻在上面,三生三世不离不弃。” 我笑了“你可真霸道,让你纠缠一世还不够?如果真有来世,我也不在是我,你也不再是你了。” “那又怎么样?如果真有来世,那就让我变成你,让你变成我。我们仍要活在彼此的生命中,抵死纠缠!” 世上真有可以超越生死的誓言?真有三世不变的情意?看着你的眼睛,我依然找不到答案 我只记得,看到的这个世界的最后光景,是你悲痛欲绝的脸,回荡在我耳边的,是你悲愤无助的哀啸! 那一刻,我听到,你的心裂成了碎片 这天来到“焚夜”,就觉得气氛不大对,问其他的姐妹怎么回事,她们告诉我说,这里被其他集团收购了。 那又如何,谁当老板也不会不要我们这些招揽生意的工具,她们在意什么? 我和几个姐妹去化装间,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一群人影向我们这边走来,好像有一个人走在前面,其他人尾随其后。我被姐妹拉到了一旁,给这些人让出了一条路。 “喂,看到了吗?走在前面的就是我们的新老板” “这么年轻的帅哥” “你不认识他吗?他是雷氏的当家人-雷湛” “什么,他就是雷湛,不知他刚才有没有看到我呢?” “你少发花痴了,他是什么人,能留意你?他是在看我” 我没兴趣在听下去了,走进化装间,化我的装,换我的衣服,该干什么干什么,准备好了就出场 就像他说的那样,我们从此形同陌路

本文由全天精准计划网页版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五章 陌路 飞烟(灰飞烟灭) 飞烟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