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3.4

军训中好玩儿的事儿除了唱歌,还有就是袁导所布置的一天一篇的军训感想。说是好玩儿,是因为这种做法很好笑、很小儿科。其实吧,是一件挺恼火的事儿。

“君子!写感想,你看语文课本有什么用呢?”浪子写不出来,就到处瞎瞅。太子在哪儿奋笔疾书,那鬼画符的字儿好看不好认,没看头!郭子他不着急,说是在那儿构思,这正在构思的东西哪看得到呢?没意思!木子倒是正在写,那字也算工整好认,但是就是不让浪子看,没办法。这王子一直在哪儿捉笔沉思,纸上就写了“感想”两个字儿,浪子也懒得看。只有君子比较有意思,笔和纸摆好了,不急于动笔,翻起新发的《大学语文》教材来,浪子就凑上去了。

“滚开!”君子白了浪子一眼,“这叫找灵感,别打扰我创作!”

“哈哈……”木子带头笑了,还补了一句,“一个鸡巴军训感想,还创作?狗屎!”

“你写的那是狗屎!”君子反驳说,“不代表别人写的都是狗屎啊!”

“就是!”王子竟然帮君子说话了,让大家有点儿意外。

“就是锤子?”浪子笑着说,“王子他就写了题目,连狗屎都称不上!”

“哈哈……”郭子带头笑了。

“那你呢?”王子厉声反问浪子,“你又写了几个字呢?”

“我一个字都没写!”浪子很自得地说,“怎么了?你不服?”

“那你有什么资格说人家王子呢?”君子回报了王子一下,责问浪子说。

“就是!再怎么说,人家把题目写上了啊,你他妈的就知道到处骚扰别人,赶紧写你的!学了那么多年语文,连这么简单的感想都写不出来,你那些语文老师要是知道了,非气得吐血不可!”木子也开玩笑说。

“哎呀!”正在这时,太子搁下笔,伸了一个懒腰,“大功告成!”

“写完了?”浪子赶紧凑了过去。

“干吗?”太子赶紧把稿子摁住,看着浪子说,“想剽窃?这时犯法的!”

“去!”浪子才不管,硬是一把抓过太子的稿子,还理直气壮的地说了一句,“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抄的妙不妙!剽窃是什么啊?最多也就是参考一下!”

其他人没理会,太子本人也没理会,倒是最后浪子自己实在看不下去了,把稿子扔给浪子了,气气地说:“写的是什么鬼字儿嘛!我他妈没几个认识的!你这感想交上去,袁导他肯定也是一个字都看不懂!这写不写都一样嘛!狗屎!”

“这不过一篇感想而已!”太子辩解说,“就像原来我们平时写的日记一样,想什么就写什么,本来就没什么文学性和可读性!就算袁导读懂了又能怎么地?任务而已!你还以为就凭这个袁导对咱其中的谁能刮目相看?不可能的!我给你说,有可能每次袁导把咱写的那些感想收上去,就没看过!”

“他看不看是他的事!”王子说,“咱既然写就得写好一点儿!就当做练笔呗!浪费了时间,浪费了纸和墨水,最后作用啥都没有,咱不是吃亏了吗?”

“呵呵!”太子笑了笑,准备翻出书来看看,感慨了一句说,“哎——呀!袁导把咱当小孩子,没想到王子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你这是什么意思吗?”王子怒了,说,“我知道你写东西不错,比我们快、比我们好。那你为什么你不想着写得更好更快呢?说不定将来当一个作家呢!你老想着人家袁导不看,你咋就知道人家不看呢?万一人家看了呢?”

“看了就看了呗!嘿嘿……”木子看着王子那个认真劲儿,忍不住笑了。

“太子!”木子说完,大家就没再纠缠,各自干自己的事儿了,浪子憋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有啥可写的,就凑到太子跟前,撒娇似的叫着太子,“太子!太子!”

“你别那么肉麻行不?”坐在太子跟前儿的君子受不了了,鄙夷地说,“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就是!有什么事儿就说呗!”太子明知故问地说,“明天我值日呢,一会儿满宿舍都是鸡皮疙瘩,我扫不干净咋办?你帮我扫啊?”

“没问题啊!”没想到浪子答应得相当利索,“只要你帮我写这篇感想,明天我就替你打扫卫生!”

“后天我值日,要不后天我帮你写,你帮我扫地?”木子大概觉得这个交易还算诱人,就掺和了一句,“咋样?行不行?”

“后天的事,后天再说!”浪子回头看了一眼,接着跟太子说,“就这一次,行不行?”

“嗯……”太子哼哼唧唧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随便写!字数、格式、内容……”浪子见此情形,赶紧一个劲儿地降低要求,“总之,你想咋写就咋写,最后写上我的名字就行!你的字……不太好认,我自己誊写一遍也行!”

全天精准计划网页版,“就这一次,下不为例啊!”太子答应了。

写完之后,浪子本想誊写一遍,可是刚写了几个字,就受不了了。一则是,太子写的字数还挺多,让人望而生畏,浪子心里犯嘀咕:这小子哪来的这么多废话呢?二则是,太子那字儿真是不好认,每五个字就得问一次那是什么字儿,太子觉得烦,浪子自己也觉得烦。三则是,反正都说袁导他老人家不会认真看,自然也就不会发现代笔的事情;就算发现了,也不能怎么样。

所以,太子到底写了一些什么,浪子也不知道,就让太子好人做到底,再帮他署上名,这一篇感想就算大功告成了。

“走正步很累吗?”出早操的时候,人还没到齐,金刚连长就问提前到场的同学,“你们是不是觉得军训特别苦、特别累啊?”

“确实挺累的,不过也还好啦!”有女生回答说。

“男生呢?”金刚连长看了看跟前儿的男生。

“女生都不觉得,我们当然就更没关系啦!”一个男生不在乎地说,“这点儿小训练不算什么的,我看过不少军事题材的小说、电视,比起他们我们这些训练简直太小儿科了。也不要说小说里面,就算比起连长你们的日常训练,我们这些项目也是很简单、很基础的东西了。所以……我觉得扛得住!”

“那……”四排长说话了,道出了金刚连长闻此问题的真正原因,他说,“按你们的说法,咱训练地不是很严格咯!那怎么会有人在军训感想里头写什么……‘如果要交换条件就能让连长允许我放下走正步的脚,我宁愿拿在大学四年不找女朋友作条件’呢?这难道不是……不是说明训练地太苦了吗?你们辅导员为此还专门跟我们聊了半天!”

“哈哈……”大家笑了。

“谁这么有才啊?连这样的话都能想到!”有男生开玩笑说。

“我们也不知道啊!你们辅导员没告诉我们那人的名字!要不然今天我一定要收拾他!”金刚连长冷冷地说。听内容吧,像是在开玩笑;看神色吧,又不太像是开玩笑,因为他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不过,大家还是认为金刚连长在开玩笑,因为金刚连长这个人不爱笑,平时开玩笑也是这一本正经的样子。他要是笑了,你反而得小心咯,一般准没好事儿。大家都知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句话。把这句话引申开来,可以解释这么两个现象,一个就是金刚连长这种“不笑则已,一笑吓人”。还有一个就是,有些人脾气温和,不轻易动怒,要是这种人怒了,那场面肯定让你对他“刮目相看”。

“这个人要么是个幽默的大帅哥,要么就是压根儿就找不到女朋友的流氓!”有女生如此评论,她还做了深入浅出的解释,“一般那些大帅哥,都很自恋,老觉得女生在关注他,所以走正步的时候,都想着女生在看他,写感想的时候,就联想到了,这是他们自恋、自以为是造成的,是健康的。那些流氓呢,就不一样了。流氓呢,天天就瞅着女生看,不管什么事儿,他们都能跟女生扯上关系,所以写感想的时候,就把找女朋友的事儿给硬扯进来了。这流氓还分两种,一种是语言上的流氓,他们说话做事儿都很流氓,还有一种是精神上的流氓,这种人属于变态。”

“那我是……”小黑笑呵呵地问。

“你连流氓都称不上,最多也是那种有那个心没那个胆儿的!”那女生的话,雷到了在场的好多人。

“你咋知道我没那个胆儿呢?”小黑笑呵呵地说。

“我经常看到你偷看我的一个姐妹,但是你见了她,就跟普通人一样打招呼!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哈哈……”大家笑了。

“你咋知道我在看她呢?”小黑继续追问。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就是啊,你老那么看,人家肯定发现了啊!”

“不是!”小黑否定了其他人的说法,他对那个女生说,“你肯定一直在偷看我!说白了,咱俩是一个类型的!”

“哈哈哈……”大家被小黑的睿智和幽默逗乐了。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另外一个女生说,“那就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他那纯粹是搞笑,没什么意思!”

“就是!这种人最没意思了!”之前那个高谈阔论的女生又说,“我就不信这种人还能找到女朋友!这种人……”

本文由全天精准计划网页版发布于搞笑,转载请注明出处:烟|3.4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